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会员登录|找回密码|10秒快速注册会员!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 繁體中文
查看: 1457|回复: 0

浙江兰溪范《范錞墓志铭》识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5 15:1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浙江兰溪范《范錞墓志铭》识略



宋東陽范府君墓誌銘


   1979年2月,浙江兰溪城南附近发现了一座双穴石室墓,出土两方北宋墓志,其中女主人的墓志用丹砂书写,当时已漶漫不可识别,惟有男主人的墓志可通读。志为石质,长80厘米,宽86厘米,厚15厘米。墓志内容极其珍贵,墓主范錞是今天香溪范氏迁兰的第四世祖先,精于治生,勤俭持家,为范氏发展为本地令族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,是研究范氏早期家史的重要文献。释文从未公开发表,今据拓片录文标点,并略附数语如下:

宋東陽范府君墓誌銘


通判□州军州□管□农事武騎尉賜緋魚袋程理撰

勅授陳州南顿縣令兼管勾溝洫河道江惇裕書

朝奉郎□充提舉澶州東岸隄扫飞骑尉杜□篆盖

君諱錞,字和之,世為婺州蘭溪人。曾祖彥懷、祖晟,皆潛德不仕。考中孚,累贈中大夫,母張氏,早喪,追贈仙居縣太君。君幼失所恃,鞠於繼母仙源縣太君趙氏。君自垂髫,能以孝事父母,及長,中大夫自顧家素貧,亡貲□之□,□好義樂善□為務。廼遣君與其兄少卿皆向學,應進士屢举不第。既而少卿□登科,君喟然歎曰:“人生富貴窮達,莫不有命,我安得垂老矻矻於筆硯間哉?”遂慨然釋卷,以治生業為己任。能自儉約,心事臆計,凡十餘年,積毫累黍□為大姓,而諸子又克自立,皆激厲善幹。君廼以家務先委之,複戒之曰:“吾□於孤貧,賴先君積德,陰有所相,今生計粗給,而吾兄立朝又以風節聞於時,吾家遂為東陽令族,岂不幸邪?若輩能相孝友,勉紹吾志,卒為鄉閭□□所望足矣!”而諸子蕭肅莫不承教。君於是放懷寓意,日與親友,良辰美景相從于歌酒燕樂之娛,暇則吟詠風月,詼諧笑傲,间□□幽蘭白雪之曲,往往传于人口,多以为雅词□。君平生慷慨有志節,尚氣獨豪於里中,而□□□□□□,不事□□必□□以理处人。故雖親戚,莫不畏憚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其于□□□□□□見其成,而君卒矣,實元符戊寅秋九月□六日,終於家之正寢,享年七十。娶杜氏,先君八年卒,子男八人:曰□,曰簡,曰節,曰筌,曰竽,曰簹,曰笺,其一人尚幼.簡、筌、竽,皆先亡,議者咸曰:和之真有後乎?可绍□□□。孙男九人,孫女六人,曾孫男女各一人。卜以明年己卯冬十□□□□□日己未,葬于白塔塢古城之原,合杜氏之塋,礼也。余於少卿□□□□□□子以狀乞銘于余,遂為之銘曰:

□□□□□□克明□之營之謀無弗成

□□□□□□□昌以壽而終百世其光



墓志可校正今传《香溪范氏宗谱》的讹误。谱称始祖范怀,唐末五季自闽迁来兰溪城南坞口,对照《墓志》范怀当作范彦怀。五代人取名多带“彦”字,史书提到此字往往又有省略,这可略窥当时的习俗风尚。谱以范錞为范大钟(字中荣)之子,据墓志范錞之生父应该是范大录(字中孚),和著名的范锷为嫡亲兄弟。宗谱所记,或是后世讹误,但也可能是宗族传衍过程中发生了隔世过继的现象,范錞这支改为奉承范大钟的宗祀。这可从墓志述及的封赠在后世的演变略窥真相:墓志中范大录为“中大夫”,随着香溪范氏在范筠以后数代的崛起,其赠官在《香溪集》中定型为“正议大夫”,两位夫人也由“县君”晋级成“郡夫人”,所以宗族血缘的过继在后世也有可能发生。


墓志里的“白塔坞”, 应在城南古同仁塔附近,是北宋中期的地名。“坞”指山岭间所夹平坦的谷地,兰溪城南大云山麓多有类似的地质地貌;白塔指同仁塔,始建造于北宋治平二年(1065),吴师道《城南塔院》说:“阅世兴衰余白塔,留人俯仰只青山”,可见同仁塔,宋、元间又称为白塔。这里的“古城之原”也颇耐人寻味,为兰溪唐代古城址的探究,提供了极其有价值的线索。


范錞“暇则吟咏风月,诙谐笑傲,间□□幽兰白雪之曲,往往传于人口,多以为雅词□”,雅词即宋词,本为宋代市井民间流行的曲子词,后来才发展成诗体之一,这是新发现宋代词体演变的材料。范錞约与柳永同时,工于词体,是兰溪历史上第一位可以考见的词家,尤其值得重视,可惜作品早佚。


兰溪宋代史实模糊不清,《范錞墓志铭》的出土,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这一局面,为宋代城市史、家族史和文学史提供了宝贵数据,值得我们珍视。


作者:程峤志   来源:金华地方志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