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会员登录|找回密码|10秒快速注册会员!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 繁體中文
查看: 1067|回复: 0

范文正公家训与朱子家训的比较研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27 21:0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范文正公家训与朱子家训的比较研究
福建师范大学教授   谢重光

   范仲淹((989—1052年)是北宋名臣,主持了庆历新政,是一代大儒;朱熹(1130—1200年)是南宋名臣,集理学之大成,也是一代大儒。两位大儒,都有家训传世,不但教导勖勉了本族子孙,对于全体炎黄子孙都起了莫大的教化作用,诚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。把两位大儒的家训理解透彻,承传其中的精义,是我们学习和继承中华文化优秀传统的重要工作,意义重大而深远。

一、两部家训的文本

   范仲淹有《文正公集》传世,但其家训并未收入此《集》。现在我们见到的范仲淹家训,有《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》、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等不同的版本,出自晚近各地范氏的族谱、家谱,文字互有出入,雅俗程度不一;从韵文押韵的角度来看,押的并不是宋代已经流行的平水韵,甚至也不完全合乎现代汉语音韵,应该不是范仲淹家训的原文,而是后世子孙传抄、整理的文本,文字和音韵上的问题,应是传抄、整理过程出的差错。但是各地流行版本大同小异,必有较早的文字依据,大体上还是反映了范仲淹家训的基本面貌。现据网络所见流传比较广泛、为多数人认同的版本,将《百字铭》与《训子弟语》全文迻录于下:

《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》
孝道当竭力,忠勇表丹诚;兄弟互相助,慈悲无边境。勤读圣贤书,尊师如重亲。礼仪勿疏狂,逊让敦睦邻。敬长与怀幼,怜恤孤寡贫。谦恭尚廉洁,绝戒骄傲情。字纸莫乱废,须报五谷恩。作事循天理,博爱惜生灵。处世行八德,修身率祖神。儿孙坚心守,成家种义根。
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

天理莫违,为人不易。居家莫逸,民生在勤。祖德莫烬,创业艰难。家庭莫偏,易起衅端。闻电莫怕,不做恶事。奴婢莫凌,一样是人。兄弟莫欺,同气连枝。钱财莫轻,勤苦得来。妇言莫听,明理者少。时风莫趋,易入下流。交友莫滥,须要识人。饮酒莫狂,伤身之物。耕读莫懒,起家之本。奢华莫学,自取贫穷。妄想莫起,想亦无益。美色莫迷,报应甚速。   
   待人莫刻,一个恕字。作事莫霸,众怒难犯。女色莫溺,汝心安乎。淫书莫看,譬如吃砒。立身莫歪,子孙看样。果报莫疑,眼前悟出。降惊莫损,及早回头。淫念莫萌,怕有报应。暗室莫愧,君子独慎。国法莫玩,政令森严。   
祖宗莫忘,子孙有用。父母莫忤,身从何来。子弟莫纵,害他一世。故旧莫疏,祖父之交。邻里莫绝,互相照应。本业莫抛,所靠何事。匪人莫近,容易伤生。正人莫远,急难可靠。非分莫做,受辱惹祸。官司莫打,赢也是空。盘算莫凶,食报子孙。意气莫使,后悔何及。贫穷莫怨,小富由勤。童年莫荡,蒙以养正。淫事莫藏,害尔子孙。言语其尖,可以折福。讼事莫管,害人不浅。杀生莫多,也是一命。富贵莫羡,积德悠久。贫苦莫轻,你想当初。字纸莫弃,世间之宝。五谷莫贱,养命之原。
   朱熹距今时代较近,朱氏宗族组织也比较完善,所以对于《朱子家训》保存比较完好。今据《紫阳朱氏宗谱》,将其原文迻录于下:

《朱子家训》

君之所贵者,仁也。臣之所贵者,忠也。父之所贵者,慈也。子之所贵者,孝也。兄之所贵者,友也。弟之所贵者,恭也。夫之所贵者,和也。妇之所贵者,柔也。事师长贵乎礼也,交朋友贵乎信也。
见老者,敬之;见幼者,爱之。有德者,年虽下于我,我必尊之;不肖者,年虽高于我,我必远之。慎勿谈人之短,切莫矜己之长。仇者以义解之,怨者以直报之,随所遇而安之。人有小过,含容而忍之;人有大过,以理而谕之。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。人有恶,则掩之;人有善,则扬之。
处世无私仇,治家无私法。勿损人而利己,勿妒贤而嫉能。勿称忿而报横逆,勿非礼而害物命。见不义之财勿取,遇合理之事则从。诗书不可不读,礼义不可不知。子孙不可不教,童仆不可不恤。斯文不可不敬,患难不可不扶。守我之分者,礼也;听我之命者,天也。人能如是,天必相之。此乃日用常行之道,若衣服之于身体,饮食之于口腹,不可一日无也,可不慎哉!

二、两部家训共同的基本精神

  范仲淹、朱熹两位都是一代大儒,其立身行事要遵循儒家的纲常礼教,其对子孙族人的训诲,也必然要合乎儒家礼教的规范,这是范、朱两部家训共同的基本精神。从具体文本来看,《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》强调“处世行八德”,这八德就是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,是儒家理想中完善人格的根本,也是儒家士大夫立身处世的指南。这八德,不但为范氏《百字铭》所强调,也体现于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和《朱子家训》中。
   例如,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中讲的“祖宗莫忘”、“父母莫忤”,就是“孝”;“兄弟莫欺”是“悌”;“国法莫玩,政令森严”,属于“忠”的范畴;“暗室莫愧,君子独慎”、“正人莫远,急难可靠”属于“信”的范畴;至于“礼”,也可以在《训子弟语》体会到其精神,比较直接相关的,例如“天理莫违”、“家庭莫偏”、“非分莫做”等,都是“礼”的要求。“奴婢莫凌”、“故旧莫疏”、“邻里莫绝”等,则体现了为人的“义”。“奢华莫学”、“居家莫逸,民生在勤”、“祖德莫烬,创业艰难”、“钱财莫轻,勤苦得来”、而“本业莫抛”、“贫穷莫怨,小富由勤”、“童年莫荡,蒙以养正”、“富贵莫羡”、“贫苦莫轻”、“五谷莫贱”,都是廉的具体表现。最后一个“耻”字,是“知耻”的意思。“时风莫趋,易入下流”、“妄想莫起”、“美色莫迷”、“淫书莫看”、“淫念莫萌”,都是知耻。
   《朱子家训》的基本精神,也契合“八德”的范畴,只是“廉耻”一项,讲得少些。“子之所贵者,孝也”,说的是“孝”;“兄之所贵者,友也。弟之所贵者,恭也”,说的是“悌”;“臣之所贵者,忠也”,说的是“忠”;“交朋友贵乎信也”,说的是“信”;“事师长贵乎礼也”、“勿非礼而害物命” 、“礼义不可不知”、“守我之分者,礼也”,以及处理好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、朋友、长幼等人际关系的所有格言,都是“礼”;“仇者以义解之,怨者以直报之,随所遇而安之。人有小过,含容而忍之;人有大过,以理而谕之”、“见不义之财勿取”、“患难不可不扶”,都属于“义”。
   “八德”是儒家士大夫共同的价值观,也是范仲淹、朱熹乃至其他先贤训诲子孙后代的共同取向。虽然,范、朱两部家训在具体表述方面,以及对于“八德”各义项的畸轻畸重方面,会略有不同,但维护封建纲常,传承和发扬儒家“八德”,确实是它们之间共同的基本精神。

三、两部家训的不同特点

   由于时代不同,个人性格和素养有异,范仲淹家训与朱子家训也有明显的不同特点。择要而言,范仲淹比较重义,朱熹比较重礼;范仲淹信佛,朱熹信天命;而范仲淹强调的勤俭廉洁,朱子家训是比较忽视的。
   《朱子家训》自始至终讲的都是人际关系: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、师生、朋友、长幼之间应该如何,这些都属于礼的范畴。其中还有不少直接强调礼的内容,诸如“事师长贵乎礼也”、“勿非礼而害物命” 、“礼义不可不知”、“守我之分者,礼也”,已如前述。强调礼就是强调人际社会的等级秩序,这与程朱理学强调和固化封建纲常是一致的。
   相对来说,范仲淹家训虽然也体现了礼的精神,但并不那么强调,它强调的是“义”。除了上文提到的“奴婢莫凌”、“故旧莫疏”、“邻里莫绝”等,还有“怜恤孤寡贫”、“成家种义根”等,也强调了“义”,或贯穿着“义”的精神。联系到范文正公在家乡苏州吴县设立义庄,救济族众,还“舍宅为义学”,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“义”在其价值体系中的极端重要地位。范文正公自己重义,自然要求其子孙后代也要讲义气、行义举。
   对于佛教的态度,也呈现出范、朱两部家训显著的不同之处。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中体现佛教因果报应思想的词句很多,如“美色莫迷,报应甚速”、“果报莫疑,眼前悟出”、“淫念莫萌,怕有报应” ,都有浓厚的佛教果报色彩。而“官司莫打,赢也是空”,体现了佛教色空的思想;“杀生莫多,也是一命”,体现了佛教众生平等、戒杀生的思想。
   《范文正公训子弟语》中的佛教思想色彩,来源于范公人生经历中的佛教因缘。范仲淹年少时曾在山东长白山礼泉寺读书,受到佛教的熏陶。长大后喜与高僧大德交游。为官后莅任所到之地,必造寺度僧,兴崇三宝。晚年时曾舍宅为寺,延僧住持。他对佛典也很熟悉,诵《金刚经》“辄有冥契”。他的母亲去世后,请僧人诵经,孝心感应观世音菩萨助念。另据《角虎集》记载,范公还归心净土宗,“常修净业,以养圣胎”。有这样的经历,这样的修养,自然会信奉佛教思想而身体力行之。他讲慈悲,讲恩义,其实也有佛教的慈悲济世精神起作用。他自己信奉的思想,自然也会通过家训,希望子孙后代承传不替。
   相对的,在《朱子家训》中,基本找不到佛教思想的影响,天命论的思想倒很浓厚。“听我之命者,天也。人能如是,天必相之。”虽然只有短短两句话,却不难看出,朱子把人的贵贱、贫富、穷通等都归于天命,也希望自己及子孙后代通过尽忠孝、践仁义、守礼法、行善去恶而得到“天”的青睐和帮助。这与朱子哲学中“天”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相关,也与朱子辟佛道、张理学的人生目标相关。
   范、朱两部家训的另一重要区别是对于廉、俭的态度。范文正公家训涉及勤俭、廉洁的内容很多,如“居家莫逸,民生在勤”、“祖德莫烬,创业艰难”、“钱财莫轻,勤苦得来”、“奢华莫学,自取贫穷”、“本业莫抛,所靠何事”、“贫穷莫怨,小富由勤”、“童年莫荡,蒙以养正”、“富贵莫羡,积德悠久”、“贫苦莫轻,你想当初”、“五谷莫贱,养命之原”等,勖勉子孙要敦本业,要艰苦创业,要勤俭致富,不要奢华、放荡,不要轻视贫苦,不要作践五谷,一句话,就是要勤劳节俭,耐得苦,受得贫。在勤劳节俭的基础上,强调祖德、积德、不耽女色,“非分莫做”,“时风莫趋”, “妄想莫起”,“富贵莫羡”,实际上就是要廉洁守法。而在《朱子家训》中,只有“见不义之财勿取”一语,与廉洁思想相关,未见有其他关于勤劳节俭的内容。这与范文正公家训形成鲜明的对照。

四、两部家训不同特点原因之分析

   范、朱两部家训之所以有那么显著的不同特点,当然与范仲淹与朱熹两人不同的人生经历与个性有关。范仲淹幼年丧父,经历坎坷,苦读及第,出仕后迎母归养,后来历任要职,成长为政治改革家,铸就了坚毅、顽强、重实干、轻玄谈的性格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胸怀。他在家训中那么强调孝道、忠义、勤劳、节俭,都与他本人的人生经历与性格、怀抱相关。其家训中谈因果报应及“悟”、“空”的内容,也是因其自身有亲佛、学佛的经历。而朱子的一生,基本上是一位学者,玄思冥想,格物致知,构造其理学体系,有“存天理、灭人欲”的理想。因而他在家训中谈实干的比较少,谈天理、天命及一般纲常原则较多。显然,这样的不同特色,端由两人不同的人生经历与个性有以致之。
   但是,两部家训的不同特色,也深深打上了时代的烙印。兹就“义”、“礼”及与佛教关系两端略述如下。
   范仲淹处于北宋前期,那时上距五代不久,社会思潮方面有两点很突出。一是士大夫阶层普遍要求纠正五代时不忠不义的乱象,所以特别强调一个义字。二是儒佛关系中佛教还处于强势地位。特别是禅宗,唐末五代佛教诸宗衰歇,禅宗一枝独秀,一花五叶,临济、曹洞、沩仰、云门、法眼五家争强竞胜;到了北宋,临济宗又分出黄龙与杨岐两派,其势如日中天。黄龙与杨岐两派的创立时间都在北宋前期,正是范仲淹生长和建功立业的那个时期。受此时代思潮的影响,范仲淹重义,并深受佛教影响就毫不足怪了。
   反观朱熹的时代,宋室积弱之势已极严重,各种社会矛盾纷繁复杂,犯上作乱之事多如牛毛,所以需要理论界解决这样尖锐复杂的问题,强调礼法,寄望天理、天命的理学因运而生。朱熹正是理学的集大成者,他重礼,并在家训中强调礼也就顺理成章了。由于理学的兴起,儒家重新确立了三教关系中的支配地位,佛教在儒佛关系中处于服从、配合的地位,理论创造力也呈现衰竭之势。作为理学的集大成者,朱熹虽然也熟读佛典,甚至从佛教思想库中汲取了养分,但他为了确立理学独尊的地位,必然要摆出排佛的姿态,不可能在自己的著作中出现受到佛教影响的文字,其家训对佛教绝口不提,也就容易理解了。
   总之,范、朱两部家训的不同特点,既反映了两人不同的人生经历与性格特点,又深受不同时代思潮的影响。从两部家训的不同特点,正可探寻两个不同时代的社会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特征。

五、结语

   《范文正公家训》与《朱子家训》,是我国古代士大夫家训的杰出代表,是我国古代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说它们是古代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然是就其精华部分而言。其精华部分如孝顺、友爱、讲信义、勤劳、节俭、廉洁、恤贫济弱等等,虽经千年,仍然放射出永不过时的思想光芒。我们自然应该好好总结,努力继承和发扬光大。其中也有一些带有封建色彩的成分,我们可以加以改造,而使其在新时代发挥积极作用。例如“忠”,那时讲的“忠”,是对君主的忠,对一姓王朝的忠,我们当然不能继承这样的忠。但是把封建的忠改造为对祖国、对人民的忠,那就发生质的飞跃,就可以成为新时代的核心价值了。继承和改造,任重道远,意义重大。这是我们研究《范文正公家训》与《朱子家训》的意义所在,也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。

作者:谢重光  福建师范大学教授

投稿邮箱192560550@qq.com
范氏族谱网www.fanszp.com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